多看小说吧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小说吧 > 大宋一品才子 > 第二十八章 租船智斗 六

第二十八章 租船智斗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弓着腰,陪着笑脸仍收四十五两银大量,看这样行不行,鬼迷心窍,一里掺什么种子呢子,仍由我帮你卸下船屁——多和上回一样,我这次咱们还。尽管心中懊恼,老板,想:我他娘的真是脱脑门,心事往了裤子放。”眼不识泰山,此一举,没露了,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赵看我这是有既然时犯浑,你大人有王五闻言,拍了拍被揭

越说越这么觉脸红,轻易算了,没有底气,说着自己偷人家东西都被抓脸皮似乎太厚了点。都感到,还要让人家就接连两次

活,比给们卸货,并且嘱咐大家一趣的赶紧组织船工恩万谢后没想到的是,赵飞很自己干活都上心。定要轻拿轻放,千万令王五就答应了,千,识船上船下一通忙别把瓦片弄坏了,他不辞辛苦的痛快的

等一切都货物都卸载了之前咱掌柜丁辉接管了。赵飞好好休息休息,日落码头,芙蓉将满头是的汗王五叫到一边,就出发。”酒楼的:“你们递给他一个水袋,说

道:“您老累的汗着水袋大口水喷出来,接连咳嗽了用船还要用我的船?”流浃背捧心情稍微平听赵飞脸狐疑,试探的问还要,差点没把几声,喝水的王五,一复了一下,带着满

子。副理么不用”赵飞一“用啊!为什所当然的样

是眉头但没有高兴,而被发现了,他西,都货,看来是没把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船,非我的船了,可紧锁,思忖道:真是怪王五听到赵飞还用自我再偷他的余悸,不会在用,我连偷了他两次东己的应该心有他居然不怕我王五放在眼里啊!

打定主意:他敢用我就的,得成功一把捞回来不可。心一横五琢磨了半天,将,把前两次的损失全都敢偷,这回说什么也

,还有别船?”:“怎的人雇你的声,笑呵呵的问么王老板不方便吗赵飞看王五发愣不吱

也得都推了,赵老看得起在下,我怎么板这么有”王五很怕思,吓得一摆手“没有,没堆笑的奉承笑了几声能不识抬举呢着嘿嘿,满脸,“就是有,。”说赵飞看出他的心

的话当回虚情假意,咱们那好。说完扭回头见。”赵飞没把王就走了。

保证误不了您的时间。走远了,又赵飞身后恭维走,您慢走。”王五在“您慢赵飞要喊道:“赵老板放心,看着

赵飞头也没回了挥,算是回,扬起右手挥

工都招急着拉货呢头,一定走远了,王五将船黑之前回等他阳一落,谁要走回去。”,赶不上船,就自己说:“我丑话说在前呼了过来,,人家赵每人发了点钱,板着脸来,太要赶在是回来晚了山我就开船老板

众人看到分钱,全都咧烟全都跑没影了。,一溜的符合,接过钱着嘴笑

。”无误之后,这才下船,他:“王老大今天真怪,这白己所买之,以为又折叨念是自己听错了,找到王俩边走边采购东西,大家记下自的如们对所购之物颇为此神秘,还什么用,达临了回三天之后,王五的船到不让咱俩和别人说就打二人确定有两人走到中途来,因为他五想确认一下,王五河,船一靠岸,王五发几名船工去物,依次下船,其中低声重复了一遍,菜种子能有

话的声音较小,没不太听清飞看这两人嘀嘀!”边走边议论,没注意上两人,一时没注意脚可两人脆响,走在前老板,赶紧躬身见礼,下,踩到了一根树枝到身后的赵飞离他俩呗。”两人面的两名船工听那么多干啥,让买就买,发出吱的一声楚,正准备快走几步追气道:“赵了,两同时回好,找老板好特意侧耳倾听了一下,咕的,“你头,认出了赵已经很近了,赵

故作疑,算是回礼,然后“您二位是……”赵飞点了点

赵老板上见过您王老板打工的其中一名高个船工说:“我们是给王五。”的货,在船,这几天运的都是

们在王老板大悟的样子,客“怪不得我看二位眼“你二位的船上见过这是要忙。”赵飞一副恍然?”熟,原来咱套了几句,然后问道,什么去

说了半截,一旁的矮即用手指捅个船工立了他一下,并不断的挤是王点东西,老板吩咐“我们去买眼睛。……”高个船工话刚

接过话茬道“王老板吩咐我的。”到自己走嘴了,赶紧船工这才意识们去买点高个闭口,只见矮个

跟着附和们去买点我俩就先走了。”两人见了一下说错话,还道,是尽快脱身为妙,他知道自己刚才险些呢,了,不打扰赵老板板还等着“我们的王老礼,转身匆匆的走了“对对,我吃的。”高个船工

这王看来破了我的计策背影,赵飞心想:五是贼心不死,这回我得小心点了,防止他这两人鬼鬼祟看着二人的要买什么种子,,刚才好想听他俩说祟的

,就去找每次运货格外热情,亲自帮着张罗着装货运货赵飞看这也用不着顾,所以显得微思很少能碰到一个这样的直奔造瓦厂,由于这是厂的李掌柜一年之中都赵飞第和李掌柜客套了几有了主意,便考了一下,心中大主的必备之物去了。三次来采购瓦片,造瓦自己了,

过了晌午,说歹说花家还不愿意卖,赵,拿在手中掂了掂,感有,打听了好多家作罢,将上次剩下的想再去别家买点船的时间,只好连村庄里种菜的都很费劲,就,人了三两银子才给买来,可看日头已经不能耽误了开这回找的东西颇为飞好怀里一揣,就直奔,终于找到了一种子掺杂在了一起。往码头。觉少了些,

远远看到赵飞验货,在码头上多时辰,这才物都装上船了,就等着坐在一辆马车里姗赵飞来姗而来,李足足等了半个和赵飞客套了几句,李掌柜方才离开掌柜迎上去,确认无误下货这边,造瓦厂的李掌柜已经将所有的货,两人一起上船验了一

上扬土,之后是盖帆布东西,所有的心的在旁边观瞧,王五仍是十分用一处细节。的麻袋给的两个装的满满,洒水,压布置,和前两,命人将马车上样,他拎着铁锨一处,生怕漏过过程全都和前两次如出赵飞送走李掌柜上船,赵一处的往瓦片飞再次开始一辙,尽管如此

做好所有的工作,赵笑呵呵的飞来到王五的身边,说:“都看清楚了?”

,没有,我刚才一王五自然的点点头,一意赵老对,很快又摆手想不直在收拾东西,没有注板在忙什么?”否认:“没有

灰尘,徐好,了。”“那好吧,”赵徐道,“没,我先下船飞也看多了容易吃,拍了拍身上的看最争辩亏,你先忙吧

:“五两银子就买说完,又看,一语双关的临下船船,了看自己的杰作,确认万无一失惋惜道后,这才下都替你不值块破瓦片,我。”时还拍了拍王五的肩膀

自己前这次又要赔偿银子。次陪的五两银王五不知子,还是警告赵飞所说,指的是

影,思忖道,片刻之后,又想,必定暗藏玄机。不决此人的狡拿呢毫不差,但以看来赵飞看,赵飞的做法和前两:这回表是拿还是不望着赵飞的背他的货,那我这回?一时犹豫面上是猜出我还要偷

现这回来回走才发,不像前两上压的是石头在帆布细一瞧帆布,这甲板上一时猜不出来,就在帆布的一角看了看,都没发现什么一样,仔次压的是瓦片。,还掀开了几处

热门推荐
王渊李诗涵唐羽萧玉淑天降王侯最强假太监监国太子云寅张可云寒门败家子大梁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