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小说吧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小说吧 > 布衣王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唇枪舌剑

第一百一十七章 唇枪舌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玉正在帐内出神?”黄澍撩开大帐发现左良“将军,你找我大帐发呆。,正背着手望着

澍说道。麻烦事和你商量一下。”左良玉听到背后的声音,转过身来对黄“坐下说,有件

黄澍没有坐下直接问道吧?”“是关于李大人的

道了,底下人来报“看来你也知情的说道。,那李奕醒了。”左良玉面无表

意思说道“那这确实麻烦事,将军的是?”黄澍面无表情

良玉犹豫的说道。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这才叫你过来“我一商量一下。”左

醒了,咱们答道。“既然那李奕两条路可以选。思考片刻之后回”黄澍就有

细说一下。玉略“哦,那两条路?你感吃惊的问道”左良

。”黄澍缓“这第一条路嘛该怎么这官司就算打到当今圣大人就说战场之上道。军情瞬息万变,不能做到万无且大来求援,将军兵驰援,不辞辛苦带,自然是有功无过,至一失。样就怎么样,李奕过于说李奕受伤这但救了他一命那里去也是你占理事,破贼军

了头阵,如果一点沙场,乃世之名将对不能这么干说第二个方案吧。”承畴就难了,得罪了而是害怕李奕奕不过是日会有麻烦。就能明白自己的一点小后会有麻烦,而得罪了洪承畴则是立即心思,崇祯皇帝好糊弄,倒不是他良心发现,功不给,,只要李奕一说为心动,但他也知道绝畴告状,洪承畴是久经,可想糊弄洪黄澍的说法让左良玉颇现场情况洪承畴立马向洪承恐怕也说不过去啊?说“但毕竟李奕所部打

道。继续说部分军功。”黄澍“那就说说第二条,让出一

功让的兄弟们不服啊。”来的功让出去恐怕底下面前还怎么良玉虽然不想得罪令行禁止。东西吐出来出去是儿郎们真,自己以后在部下洪承畴和实枪的砍出“那些军功弟把吃进去的,自己心里确实,如果就这样把李奕,可得,毕竟想让底下的兄如果真的把军还怎么让部下们舍不抬的起头来?

想堵住洪承“大人玉的畴和李奕的嘴,又的人头给全部送出去。让出急,我说的出去。功给让”黄澍看到左良玉如小心思,左良说把兄弟们想把军分军功,并不是表情,岂会不知左良

到黄澍头脑。?先生这”左良玉“哦如此说道还真有点摸不涂了。一说倒把我弄糊

的名下的确会让弟兄们寒心,们此到每个弟军功吗?”黄澍些人头,如果将军想把可大人别这一部分军功让出去算不得且听我细说,咱虏数万人若有所指的说道。“大人斩获人头五千余级,这忘了,除了斩获,难道这些俘虏就的人头,咱们还有俘都记

“哦,我明白了想法简直绝玉听完恍然大了。”左良,拍手赞道。,先生

官军也力不讨好的活,黄澍的贼缺粮,敌人虏就几万张嘴,需要极大而虐待俘虏的事这个天但这个时候不光反生动乱。再一个最俘虏之所以非是没有粮食缺粮,突然多出了这放下士兵袱甩给李奕。造反无个将军生,一旦就是武器的敌人,要意思是把都不喜欢留俘虏,情时有发俘虏确实是一桩天大,无异于痴人说梦,故的功劳,可事实上是说抓了这数,这些多的俘虏很明显是个吃昔日的底层大的问题正常来保障,留着这么能发首先是难管理,所谓大的包好好的对待这些的过狠很可的后勤

建议,笑着私人的名义赠送他一笔“当然李大人为国杀了李大人银,算是这些俘虏到以以良玉明白了自己的补充道。,身负重伤,将军可李大人的意思了。”一点小意思。至于说黄澍见左军中,是杀是留就看

大人为国杀“不错药钱是应该的。”左笑道。我辈楷模,我送他几良玉点头敌,身负重伤,乃,先生所言极是,李两银子作为汤

称赞道。“大人高义。”黄澍拱

胜利果实的战功之外主力潜山一战,张献忠两白银出来作基本被全歼灭,左良两白银,左良玉除了有极大方。药费,可真算不得是,黄白之物的收获也玉窃取了最后的仅仅说拿出个几万不小,总共清下来不下二十万

奕收集了大量的名贵医是慕容燕,慕容燕药,胡庐江城内,卧床数日之能在短时间内下地。医治,但更该感谢的于胡先生的妙手先生精湛的医术李奕这才久的李奕勉强能快的恢复,得益通过自己的渠道,给李的医药,下地,李奕能如此加上慕容

让底下人搬了一把躺椅放在亭子内,李奕崩裂,但床上躺着,雨连绵,勉强能下地的珠发呆。己背上的伤口李奕不敢走太多,生滴落的雨也不想再回到躺在躺椅中看着屋檐下

起来,今日李多了一直陪在奕在亭中观雨,容也“李兄,请喝茶。”李奕左右,看到李燕这几日慕容燕也在一旁准备起来,慕容燕脸上的笑好了茶具。慕容奕的身体一天天的好

的时参。翼的薄候嘴意寻了一支五百年的老过慕容燕今里含的就是这老山参,慕容燕特片,前几日李奕昏迷山参,吩咐底下人将这么龙井、普洱,而是人老山参切成薄如蝉日所泡的不是什

拿这等奕冲茶喝,李奕,前几。”四两银每日见慕容燕心疼日李奕金,六两就是靠着这支数百年的备的这支老山自己冲茶老山参吊着“如此稀有表。不光重量中之宝,而慕算得上是宝拿来给李一口气,如今八两多李奕准,感激之情溢于言以上称瑰宝,慕容燕给超过八两,更难得的、五之物,让慕容兄破费了容燕丝毫不见参,不多慕容燕索性就是人参已经颇具人形,宝物给的老山参所剩

得了什么?”慕来又算也作如此女儿态,既然可比起李兄你的就算拿来给人用“李兄怎么这老山参颇为金贵,容燕不以然的说道。是件东西就是身体

人为之沉醉,,让,立即提之中,不一会儿整个亭子绿,宛如翡翠内就飘满了一股老山参特有的异香揭开茶盖,只见汤起茶壶倒入茶杯慕容燕嘴里说着话不耽搁,茶具内的水沸腾一点,可手里的动作却色碧

”慕容燕小心翼翼杯送到李的端起茶奕面前。李兄,趁热喝了。

,茶汤微烫,入口辜负了慕容燕的一番刻不此时此李奕知道之初颇为心服下苦涩,可饮下之后则是好意,接过茶杯之后小能再推辞,否则就回味无穷,满齿盈香

望着这颗颗坠下奕也走廊里传来了阵阵珍珠一般颗颗坠下,李李奕出,慕容燕见小心,生怕打乱了李的雨滴发呆人不解风情,闲是到头了。屋檐下的雨滴如断线的脚步声,看来李奕的思绪,但总神,收拾茶具的动今日的清作也格外的

,左良玉屋“大人外求见。”亲兵走到亭内向李奕禀报道

良玉也就没左良玉如今位在战场上受了左良玉握总兵,李奕的亲兵直呼其名算是极大的窝囊气,对左居总了。这么客兵之衔,且手的失礼,可李奕所部

“他来干什么?叫他在屋不发兵,若不是李气就不打战场之上了。听到是左良玉求见,这,这次就折来,左良玉坐视李奕被围而迟迟外等着。”慕容燕奕命硬一处

容兄消消气安慰了慕容燕后又对带了大队人马?”般见识。”李奕身前来还是亲兵问道:,犯不着和这人一“左将军是“慕

回答道。“禀大人,据大队了几个亲兵,身后没有人马。”亲兵是仅带属下打探,左良玉据实

只带了外久等。”李奕听数个亲兵前来,估好借这个机会探一探左良玉的底。“哦,那就叫他们进撕破脸,李奕也正到左良玉仅仅来吧,别让左大人在屋计是不想

当日在洪面之缘,今日再畴帐内两人有大人正在凉亭之内。”过一来脚步声,李发现来者一会儿走廊我家见算是熟人奕抬头一看“左将军里面请,正是左良玉,

后悔一辈子啊“李大人,我心中到你的良玉看到李奕躺,我在榻椅之上,隔着是心急如天,要不然我一定大人身陷有愧啊,我自接数米就向李奕请罪道地,好在李大人洪福齐是让李就立即吩咐底你也知道大军行动不便下的弟兄们开拔焚啊,可紧赶慢赶还。”左,可文书

是我说声对不起了,左将军不必太过自责,几句话就带过去,装着伤在身,没能当面致谢变,时机一直有岂会让左良玉轻轻,李某感激不尽,我要起身向左良玉险亲自带兵前来救援。”李,该“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再说了左将军能敢冒大确实不好把握当面道谢。

傻子也知道李奕话中有“李大人。”左良玉见李奕说有伤在身,快快躺下的如此客气话。,就算

就是一番唇枪舌双方一见面就看双方如,接下来何应对了。

热门推荐
王渊李诗涵唐羽萧玉淑天降王侯最强假太监监国太子云寅张可云寒门败家子大梁败家子